无标题文档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» 新闻动态» 本地动态
大兴机场通航一个月,这些幕后英雄默默托起“凤凰”羽翼
来源:区纪检监察网站 日期:2019-11-05

 

凌晨4点,“凤凰”还在沉睡,已经连续工作20个小时的刘森开始了对值机岛的例行检查,“大兴国际机场目前最早的出港航班大约是早晨7点10分左右,最早的旅客会提前两个半小时,在4点半就前来值机。所以,我们要在半小时之内,完成所有值机岛的检查。”

刘森是首都机场集团设备运维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首维公司”)负责大兴机场行李系统设备设施运维管理的代理主管。从9月25日通航到现在,“凤凰”满月高飞,离不开刘森和同事们的默默付出。那些到大兴机场来的旅客和游客,或许根本没机会见到这些幕后英雄。

 

行李系统:32公里行李路步步丈量

“昨天特别忙,因为转场。”血丝布满了刘森的双眼,从前一天早晨8点上班,到第二天凌晨4点,他还没合眼。

大兴机场的行李系统包含出港、早交、分拣、进港等11个子系统,其中共有输送机、转盘、分拣机等近7700多台套行李设备,总长度达到32公里。白天,刘森和同事们要进行不间断的巡检,一步一步走成微信运动排行榜上的明星;晚上11点以后,当航班基本全部出港,夜航告一段落,维修维保时间又到了。

“在大兴机场通航前,我们进行了七次演练,给自己设难题,预想了很多突发状况。通航后,我们每天依然会总结,反复提示、确保正常。”晚上的维修维保,持续到凌晨3点,稍事休息,就与凌晨4点的例行检查衔接上了。

 

这种特别忙的状态,其实从2017年12月刘森进驻大兴机场便开始了,“大兴机场的行李系统有很多新设备,大多数都是国产的,不但造价低而且稳定性高。”

与首都国际机场(以下简称“首都机场”)采用后置安检模式不同,大兴机场是将安检前置,用上了新型的前置双通道X光机,从值机岛就开始扫描行李。刘森介绍:“首都机场采用的是光学扫码,扫描率是95%。大兴机场则是射频识别,扫描率达到99.5%。再加上CT机,人工复检等一系列程序,可以说,行李只要进到机场,就一直处于可追踪的状态。”

正站在值机岛边跟记者介绍着行李系统的运行情况,有乘客来问路,刘森立刻熟练地指引起来。

“咱们这儿有首问负责制,就是说,不管你是哪个工种,只要是在大兴机场里工作,有旅客、游客来提问,都得回答上来。”

值机岛在哪、出租车去哪儿坐……甚至KFC在哪,刘森和同事们都做了精心准备,全部对答如流。

他说,十一黄金周期间,北京市民热情高涨,大批量涌入大兴机场参观,“有些市民对值机岛的行李设备也产生了好奇,站到没启用的设备上,称称重。”所以,每天凌晨4点的例行检查,刘森都要核对称重设备是否准确,空转时是否为0。他还会使用空行李筐,走一遍流程,看是否畅通高效。

所有的这一切,经过近两年的准备,刘森已经烂熟于心,但对自己刚出生的宝贝女儿,他却有些陌生。8个月大的孩子,对这个每半个月才回一次家的爸爸,也一点儿不熟悉。经常刘森一抱,小家伙就嚎啕大哭。“亏欠是一定的。”刘森稍感欣慰的是,因为搬家,现在离大兴机场稍近了点儿,每次回家能多呆几个小时,“最近几次抱孩子,她不怎么哭了,我已经很满足,哈哈。”

 

客桥系统:4000次对撤桥次次安全

同样觉得对家人亏欠的还有首维公司客桥运行主管李鹏,已经一个月没回家的他,惦念着因病卧床的老母亲。

“我妈24小时依靠呼吸机,做儿子的没法陪在她身边,她能理解我工作特殊,但我自己心里太难受了。”

李鹏最早进驻大兴机场是在2017年7月。据了解,首维公司在大兴机场的技术骨干几乎都是从首都机场选拔而来,他们的家,大多数都在城北部地区,大兴机场需要他们随时解决技术难题,所以回家这件简单的小事,对他们每个人都是奢侈品。

 

“客桥系统很特殊,想与飞机舱门完美衔接,必须做大量准备工作,与机务、飞行区、中航油、水车、保洁等等磨合。”李鹏说,飞机与客桥对接后,除了保证它能上下乘客,还要保证飞机可以加上油、可以供上水、可以进行保洁。所以,大兴机场104台客桥设备,每一台都要反复测试,为各种机型标注准确的停止线。李鹏经历过首都机场从T1转场到T2,从T2转场到T3,但在大兴机场,遭遇新难题,“首都机场,几个航站楼离得不远,我们可以用真飞机模拟,把没有飞行任务的飞机,拉到新航站楼的新客桥,一点一点去模拟对桥、撤桥。大兴机场通航前没飞机啊,怎么办?”

没飞机,但飞机的数据可以查到,李鹏别出心裁,用两根鱼竿,模拟各型飞机的舱门宽度,指挥客桥进行操作训练,“我们客桥对接飞机时,要求既要精准,又尽可能少接触飞机。所以用了鱼竿,鱼竿过分接触容易折断。”

反复模拟训练的结果是,通航一个月以来,李鹏的团队总计完成2500余架次航班的安全保障,安全对撤桥超过4000余次,100%达到“单桥对接不超过2分钟、双桥对接不超过3分钟、三桥对接不超过5分钟”的目标。

“单桥、双桥、三桥是因为飞机大小不同,像空客380这种大飞机,就是三桥,因为它开三个舱门。”41岁的李鹏与客桥打交道20多年,也看着飞机和客桥设备不断更新换代。大兴机场启用了最新的客桥设备,这并不意味着李鹏可以高枕无忧,“客桥的更新跟不上飞机的换代。客桥的寿命一般能达到20年,但在这期间,会不断有新机型出现。”20年前,波音777是最新款的飞机。现在,大兴机场起降的已经是波音787“梦想”。李鹏说:“现在的客桥是全新的,但到5年、10年、15年之后,有新的飞机执飞,我们客桥的操作必须与时俱进,才能保证旅客安全无误地起飞降落。”

 

电梯系统:330台国产电梯台台运转

李鹏团队的工作强度在转场完成后迅速翻倍,通航首月,他们人均每日完成保障16.4架次,10月27日这一天,人均完成保障34.7架次。而大兴机场的电梯系统,最忙的是刚通航后一周,也就是“十一”黄金周。

 

首维公司大兴机场运筹办机电模块负责人杨力军,指挥着他的团队负责这里330台电梯的运维管理。

记者曾报道过首都机场电梯运维团队,因为首都机场历史悠久,那里的电梯呈现新旧程度不一、品牌五花八门的状态,给运维增加难度。大兴机场的电梯,只有两个品牌,而且全部是国内生产,理论上运维难度降低。

“但是,咱们北京市民热情高啊,‘十一’黄金周对我们电梯系统压力真是不小。”杨力军说,团队已经事先做了预案,在“十一”当天凌晨,就已经给每台电梯都安排了专人值守,“尤其是观光电梯,游客和旅客一进机场大厅,第一个接触到的设备大概就是观光电梯。对全触摸屏的新电梯,他们都很好奇,想看看、摸摸。为了避免操作故障,我们就派专人去操作电梯。”

在三层出发大厅可以看到,这种新型观光电梯,不但全触摸屏设计,而且还可以通过触摸屏随时提示乘客电梯的运行状态、是否满载、楼层信息等等。“您看,这还有专门为乘坐轮椅乘客准备的电梯按钮。”杨力军弯下腰,把电梯的无障碍摁钮指给记者看。

在电梯内体验采访期间,不断有乘客寻求电梯值守人员的帮助,询问各功能区的具体位置。杨力军说:“大家都对大兴机场不熟,所以,我们电梯的值守人员还会暂时保留。他们除了保障电梯运行安全,还起到指引的作用,我们的要求也是一样的首问负责制,旅客问什么,我们都得答得上来。如果实在不知道,也得告诉旅客服务台怎么走。”

来源:北京日报客户端


相关附件:
相关新闻:
无标题文档
版权所有© 2002 大兴区信息中心 联系方式:61298861
copyright© 2002 Daxing Information Center
京ICP备050714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1502002502 政府网站标识码:1101150028